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志愿者手记志愿者手记
大河家的回忆
更新时间:2017-12-17 02:18:19  |  点击次数:69次

 并没有想动笔。

  我想着,动笔了就承认了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

28天的社会实践,我想着我得隔一段时间再去回望才会有着不是梦的感觉。

我该写些什么呢?孩子们很好,我个人能力得到很大的提升,感谢文化行者给了我这次不一样的暑期实践?

  28天被拆成了四个礼拜,因为没有写日记的习惯,所以我只能借助手机里的照片来帮助回忆这段经历。

  刚到大河家,当地的一个老师就友好地出来迎接我们,与他一起的,还有令人愉快的好天气。安置宿舍,购买生活用品这些自不必说,不过还是想提一下那天晚上的一个乌龙:我们的部分生活用品被同超市买东西的华侨大学支教团队误拿了,不过最后追回了,我们也知道了这一片区域有9个华侨大学的支教团队。

  第二天我们见到了前来参加夏令营的那一批孩子,我知道,这就是那一群我们将陪伴一个月的学生。她们都很可爱,我发现我没来之前的一次次幻想都把他们给妖魔化了,我知道那是我担心自己准备不充足怕在孩子们面前出丑的心理在作怪,后面的接触让我意识到之前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今天是第一天,所以不上课,在简单的自我介绍和校长讲话后,我们让孩子们自愿的到台上展示才艺。不出意料,这个年龄的孩子都爱唱歌,而且是最近比较流行的歌,偶然听到一个孩子居然还唱着《素颜》都让我们惊奇不已,流行歌大多是情歌。学校不让我们教当地的山歌花儿,说它有男女情爱的成分在里头,然而他们不知道,这个思想的潘多拉已经由社会打包装饰然后堂而皇之地交到孩子的手上了。

  因为今天没有什么课,所以早上送完孩子回去后也才刚11点,我们得赶紧讨论一下教程的问题。因为今天早上校长突然要求我们得每天保证给孩子上各一节的语数英,说是保证孩子暑期的学习进度。这着实打乱了我们原本制定的教学内容,本来占大头的民俗类课程只能退为次要,而我们原先安排的理工文史类课程则只能压缩到每科一节。不过好在我们还有半天的时间可供调整,我们把10个人分为语数英三个组,每个组的人轮流上各自科目的课程,其中英语组安排了四个人,毕竟英语对于这里的孩子来说还是相对较薄弱的科目。而我自然得承担数学组的教学任务。

  借来了小学五年级下册的课本,大致地翻阅了一下,确认了明天的教学内容,我开始思考明天的教学形式。要生搬课本里的框框条条吗?不行,这样子连我自己都觉得讨厌,学生又怎么听的下去,况且这样子讲的话,一个课堂也上不了十几分钟的。讲习题,以此弥补后面的那一段空白吗?这倒是一般人会做的选择,但这样子我就又回到了传统教学模式的怪圈中了,最终能学到东西的也就只有那几个认真听讲的学生了,而要知道,小孩的注意力不可能长时间集中的,除非。。。除非让他们玩游戏,孩子对于游戏向来是乐此不疲的,(从王者荣耀的小学生数量就可以看出来了)如果我可以把游戏与教课内容相结合。。。

  基于这个游戏化的原理,我开始设计接下来的数学教学形式。第二天的教授内容是质数与合数、因数与倍数的概念,因为是第一节课,所以我简单地借用了之前的一个小游戏。讲完了质数与合数,因数与倍数的概念后,我让孩子们围成一个圈,让开头的人从一开始报数,后面的人跳过质数,采取错误淘汰制,最终决胜出一人,获得盖章奖励记录。第二个游戏规则是跳过3的倍数以及个位数是3的数。当然,这种上课形式也产生了一些我之前没有考虑到的问题,就是之前被淘汰的那些学生因为没事可做而自由活动造成了课堂记录的混乱,这也让我对后面教学游戏的形式做了些调整:尽量设置为团队型游戏,好让游戏结束前能全员投入。  不过尽管如此,我课后对学生进行的课堂满意度询问还是给了我一点鼓舞的。

  除了数学外,我还负责舞蹈教学任务,因为在本次暑期实践的尾声,我们还得有一个舞台剧展示,以当地保安族的民族传说为模板,加以艺术渲染,而我得负责里面的舞蹈模块。好在这个学校在六一节的时候编排过一支当地的舞曲,而这群孩子里的一部分参加过这个舞蹈的表演,这样子我就不用再去编一支民族风的舞曲,而只需分析他们六一节上的舞蹈视频,记录各个动作对应的音乐节点,然后给他们讲解、细扣动作,这倒是让我少了不少的压力。

一天课间,一个小女孩过来找我,表示了对舞蹈学习的渴望。因为我长大后要当舞蹈家,看着她清澈的眼睛,我知道我这个暑期闲不下来了。我答应她每节课间以及下午放学前的这几个时间段里可以单独教她一支舞曲,然而最后陆陆续续就变成了一群小女生来跟我学跳舞。而这时男生就会在舞蹈室里围观,为了把他们移到走廊上去,我答应了教男生一些基础的街舞动作(因为我也只是会一点皮毛啊) 后来这个舞曲《索菲亚》也在最后的晚会中表演了,而街舞因为我自身学的就不够,所以最后也没有考虑作为节目演出。而这间舞蹈室也成了我陪伴她们最久的地方。

  刚来的时候我常常安慰那些期盼着回家的队友:刚来的头几天会比较苦,所以觉得过得慢,等后面苦味化开终于平淡的时候,时间它自己就会加速的,然后你就会突然发现,自己怎么这么快就要离开这个一开始万般嫌弃的鬼地方?

  在后面的日子里,我们一起丢沙包,打羽毛球,跳舞,日子也终于在平淡中稳定了下来,唯一能让人区分时间段的就是每周六下午的一个小活动,这才让人发现:啊,怎么这样就过去一周了。

  第一周的活动是寻宝,我们把一幅画剪成十几份,然后装进信封了,由各个志愿者藏好,然后下午的时候给孩子分队,提供他们线索让他们在校园里寻找,最终根据找到残画的数量来决定胜负,给予物质奖励。这个活动让我惊奇于孩子们的观察能力,我当时把一个信封涂上颜色藏在一幅壁画中,虽然给了他们提示,然而能那么快就找到还是很让我惊讶。最后虽然有一个队连十分之一的残画都没有找到,但我们考虑到孩子们的积极性,还是给了他们安慰奖。

  第二周运动会。。。

  第三周大河家好声音。。。

  原谅我如此匆忙地把这些事情盖过,平淡的事情没什么人爱看,大家都很忙,忙着生活,赶着向前,孩子与我们之间的故事只有我们自己才会如数家珍。28天把一群陌生人凝聚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就像孩子们最爱唱的《刚好遇见你》里说的那样:因为我刚好遇见你,留下足记太美丽。对你我来说,仅此而已,就足够了。

  最后一周好像是突然到来的,伴随着某个下午的狂风暴雨,学校后面的围墙轰然倒塌。孩子们说,他们从小到大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暴风雨。

这倒是让我想起了家里秋季的台风。

孩子们说这面老墙之前就有松动的迹象,所以墙倒了也好,就像一颗定时炸弹在安全的地方爆炸。

  话剧演出的那天还是到来了,我们前一天早上就在筹备着布置舞台,地点是校园里的操场,没有搭台子,一切都很简陋,音响与话筒学校里面就有,搬几把桌椅,挂一个大功率照明灯,一个最简单的舞台就成了。但没想到,最大的问题不是出在物资上,而是出自校方。一个老师不允许我们动用学校的桌椅,借口不给我们打开钢琴室,甚至辱骂学生,一切又都陷入了困境。有人提议去中心广场办晚会,立刻得到了所有孩子的支持,然而广场上办晚会也有着用电和占地上的问题。但是这时孩子们因为之前的事情而变得同仇敌忾,大家纷纷出谋划策,那些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那天晚上的晚会我也不想再讲,毕竟有视频,再说反而显的苍白无力。

离别的时候,每个孩子都和我们拥抱了一遍,你们会回来看我们的,是吗?我没有说话,手机里张震岳的《再见》再次响起,“♪我怕我没有机会,跟你说一声再见,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

  “嗯,会再见的我笑着点了点头

 

  28天暑期社会实践,结束。

 

                                                                                                                                             卓威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