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志愿者手记志愿者手记
刚好遇见--大河家
更新时间:2017-12-17 00:44:29  |  点击次数:42次

年暑假我参加了学校文化行者组织的暑期实践项目来到了临夏积石山,遇见了大河家,遇见了那群孩子!固然短暂的暑期实践劳累辛苦,没有家里的快活和自由。有各种各样的孩子,有调皮捣蛋、不听话的孩子,也有乖巧的学生。但是因为我小时候在农村长大,所以和他们有共同语言,和他们也能玩得来,不到几天就和他们打成一片,而我也成了他们口中的刚哥,成了娃娃头。第一次感动是在一节课前全班人齐声唱刚好遇见你,所有人都会唱,那一刻留在我心里的是震惊是感动是所有一切美好的向往。通过这次的暑期实践活动,我感受颇多,对我受益匪浅

我深刻的认识到了团队合作的重要性在这次的赴大河家实践活动中我们志愿者们都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和信任,因为从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都需要互相帮助和合作,当然这也离不开团队,没有团队的支持,一个人很难完成这次的实践,在此感谢我的队友。实践让我知道了团队合作大于独来独往这一道理。

通过这次的活动,我也发现了孩子们的善良与纯洁,在给孩子们上课的28天里,孩子们很渴望知识也很向往学习,在此我就自愧不如了。我们有着如此好的学习机会,但还是不珍惜。今后我也得向孩子们学习,在生活方面,他们没有较好的物质保障,但是,他们的精神方面,是充足富有的他们每天微笑面对生活,对生活充满希望,他们热爱生活充满活力,积极向上,他们很单纯很简单也很快乐。当然,借这次机会,我们也见识到了孩子们动人的舞姿和美妙的歌喉,觉得很幸运。通过这次的实践,我也懂得了帮助别人,自己所得到的快乐是无以伦比的。

在这次的实践中,我也是在自我约束和树立正确的目标方面进一步得到了提升。因为孩子们在我眼中是可爱的,当然,也有许多值得学习的地方,比如,孩子们对于知识的向往,对于父母的尊重和爱戴。这是值得我们很多人学习的,这方面,我可以说我们许多人是不如他们的。通过这次的实践,也感悟到了父母的不易和艰辛,因为在那里的许多孩子的父母为了他们的孩子付出了很多很多,在这点上,我坚信天下父母都是一样的爱戴自己的孩子的。所以在此也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学习方面他们是真的格外认真的。虽然他们基础有些差,可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对学习的热情。还有一点是让我很震惊的,那就是他们艰苦奋斗的精神,在28,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情,那将是我们最美好的回忆,通过这次实践,也让我明白了许多事情只有你付出和行动时,才会觉得有意和值得付出的。

在一次次的授课中,我也认识到了知识是力量这一说法是极为正确的,因为在给孩子们授课时,我和队友们感觉到了满足孩子渴望的那种成就感,这次支教,留给我的不仅仅是社会实践所取得的收获,更让我感动的是浓浓的师生情,这其中当然有太多的辛酸和汗水。在此次的支教活动有尝试,有拼搏,有坚持,有失落,当然最多的是收获。

通过实践活动,我更早地接触了社会生活,也是一次磨练和锻炼。让我明确的认识到了认真做好每件事,是成功的第一步,也是快乐的源泉。我发现进入大学,实践活动很多也越来越有趣,志愿活动的目的是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尽己所能,帮助他人,为建设互帮互助,平等友爱的社会尽自己的一份力,用自己的行动帮助孩子们,能够让他们的脸上露出笑容,我们一直努力着,文化行者——我们在路上。

在这次实践活动中,我收获的快乐与感动,是之前从没体会到的。在此,我要感谢此次的实践活动,让我学会了感恩,看到了感动,看到了这么多年我所遗失的东西,我觉得不虚此行,它是值得自己永远铭记在心的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瞬之间二十天的暑期实践便已告一段落。时光冉冉,经过了所经过的一切,心中也难免会有些不舍。这二十多天,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在这二十多天里,我和我的伙伴们一起在大河家经历了这一段难忘的回忆,我们曾一起流汗,一起奋斗,一起相互扶持,在那段峥嵘岁月中挣扎前行。我们付出了二十天的青春热血,换来了一生无法抹去的回忆。在这二十天里,每一个瞬间都很让我感动,我们从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逐渐成长为相互照顾,相互扶持的大家庭,这个过程是无法抹去的回忆,我们分享欢笑,分担痛苦,我们也发生过分歧,进行过争吵,但总会冰释前嫌,回到最初的那样,那样纯真,那样美好。我们的友谊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洗礼,已经变得密不可分了。

最后一次给他们上课,最后一次送孩子们回家,他们最后一次对我说刚哥再见······当看到他们眼含泪水在黑板上写下老师不要走时,我真想留下来,继续带他们玩陪他们疯给他们上课,回来的那天早上六点钟一个学生来送我们,当我看到她饱含泪水的眼睛,我也没忍住留下了眼泪,我答应她——明年暑假我一定回来。我在黑板上写下的最后一句话,也是我给他们的离别赠言——美会留下。我一直相信——美会留下。

 

                                                                                                                                               高刚刚